阅读文章

”黎仙子羞嗔道:“谁见异思迁了

[ 来源:http://www.dzrdzr.com | 作者:网友 | 时间:2020-06-04

这对丑汉击退金光圣母,兀自觉得不过瘾。前面仁兄问道:“老婆子,你服是不服,还敢不敢叫咱们兄弟滚了?”后头那位道:“要不你先在地上滚两圈,咱们兄弟再跟你比比谁的跟头翻得好?”金光圣母面色铁青,要她在众目睽睽底下学小孩那样翻跟头,直比杀了自己还难受。然而在对方强大气势淩迫笼罩里,想走也不可得,顿时进退维谷,僵在原地。忽听玉茗仙子道:“两位前辈请手下留情,放过小妹的干娘。”身形一晃,已挡在金光圣母身前。两个丑汉一愣,前头仁兄挠挠脑袋上不多的红发道:“小姑娘,你有没有犯傻?你叫这臭老婆子干娘,刚才她却险些要了你的性命。你还为她求情?”后面的那位也道:“我怎么瞧你都不像她干女儿,这奇丑无比的糟老婆子,怎会有你这般标致漂亮的义女?”原来他还在为金光圣母指责兄弟两人是“丑八怪”一事,耿耿于怀,借题发挥。玉茗仙子低声道:“这位金光圣母确是小妹干娘。求两位前辈宽宏大量,莫再要她翻─翻跟头了。”脑袋朝后的丑汉道:“你这女娃儿心地倒是不错,只是刚才那老婆子居然敢臭骂咱们兄弟,若不给她一点教训,岂不太过便宜?”前面仁兄补充道:“也显得咱们兄弟脾气太好,太过无能。”虽然剑拔弩张,但众人依旧忍不住想笑,想不到这对丑汉,竟还怕别人说他们“脾气太好”。金光圣母却笑不出,沉声喝道:“丫头闪开,老身纵被千刀万剐,也不要你替我求情!”玉茗仙子苦笑道:“干娘啊,您老人家何苦如此?”朝着两个丑汉盈盈拜倒,虔心道:“小妹干娘对两位前辈多有冒犯之处,小妹愿以身领。两位大可也痛骂小妹百句千句,若不解气,便踢上两脚,打上两拳也是使得。只求两位高抬贵手,勿要再为难我干娘。”两个丑汉呆了呆,面前如此一个娇柔秀雅的少女软语相求,别说拳打脚踢,就是骂上一句恶语都觉得大煞风景,着实舍不得。前面仁兄迟疑一下,朝后问道:“老七,你说怎么办,要不我看算了罢。”后头的丑汉道:“这糟老婆子跟头不翻也没什么打紧。她不愿意,难道咱们还不能自己翻着玩么?”前头仁兄见后头丑汉没有反对,连忙点头道:“就是,就是。回过头去咱们找林熠那小子比比翻跟头。喝酒输给了他,难不成翻跟头咱们兄弟也不如么?”玉茗仙子欣喜道:“多谢两位前辈成全,小妹感激不尽!”前头仁兄见她朝自己诚心道谢,心中舒畅得意无比,挥挥手故作大度道:“小事一桩,不就放个人么?来日你要是高兴,咱们兄弟再放过十个百个的给你瞧瞧。”后面丑汉道:“糟老婆子,你乖女儿已替你求下了情,还不走等着老子请喝酒么?”金光圣母低哼一声,冷冷道:“两位不妨留下尊姓大名,异日老身但有所得,定当登门讨教。”前头仁兄精神一振,道:“你这糟老婆子恁的孤陋寡闻,竟连”邙山双圣“的名头都没听说过。“记着,老子便是”拳打西山虎、脚踢东海龙、所向披靡、文成武德、玉树临风、天下无双“的白九爷!”后头丑汉没等他念完,就大为不满的急急叫道:“老九,为什么每回都是你先说?”白老九一口气报完了又长又臭的名头,才回答道:“谁让你耳朵生在老子耳朵的后头,总是慢半拍才听见?”白老七气呼呼道:“不成,下回再报名头的时候,你得让我站在前面。”金光圣母一点头道:“邙山双圣,老身记下了,咱们后会有期!”也不看玉茗仙子一眼,御风朝西而去。白老七顾不得与白老九再争先后,扯开嗓门叫道:“喂,你别走,老子还没说我是谁呢!听着,我就是”头顶青天、脚踏八荒、战无不胜、文胆武魄、潇洒盖世、绝无仅有“的白七爷─记牢咱们兄弟的名字,逢人别忘宣扬一下─”等到他说完,金光圣母早走得没影了。罗禹走上前来,抱拳道:“有劳两位前辈出手相救,晚辈铭感肺腑,没齿不忘。”白老七尚在眼巴巴盯着金光圣母消失的方向没空搭理,白老九眉开眼笑道:“你真是林熠的师兄,可比他懂事多了。怎么一个师父教出的徒弟完全两样?”黎仙子见这两个丑汉言笑无忌,憨厚风趣,也收了初时的惊悸之心,娇笑道:“白老九,你们果真有这么多兄弟么?不知他们是否也和你们一般,一个在前一个在后?”白老九道:“哪有这么多兄弟,我爹娘生下咱们这对天造地设、神威不凡的邙山双圣,还嫌不够么?”黎仙子忍住笑道:“确实也够了,可两位前辈既无其他的兄弟姐妹,又为何一个行九,一个行七?”白老七偏转过脑袋道:“你这小丫头望文生义,见异思迁,最是要不得。我们兄弟生下时,一个头顶长着七簇毛,另一个长着九簇。我爹一时省事,就给咱们起名叫做”小七“,”小九“啦。”黎仙子羞嗔道:“谁见异思迁了,白老七你休要乱说。”猛然醒悟,定是这位白老七肚子里文墨有限,把两个字面近似的成语摆在了一块儿,自个儿犯了“望文生义”的错误尚不自知,还在那里舞文弄墨、自鸣得意。玉茗仙子好奇道:“可这么一来,小妹却不知两位前辈究竟谁是兄长了。”两人异口同声叫道:“我!当然是我!”而后怒目圆睁,拼命掉转脑袋,可叹也只能斜眼盯着对方,一个道:“我是老七,你是老九,数数数字我都比你大。”另一个道:“笑死老子了,问个三岁小孩都知道,九比七大,我才是兄长!”罗禹微笑道:“想来两位前辈身体相连,从娘胎中出生亦不分先后,故此也分不清谁是兄长,谁是弟弟了。但不知两位前辈又如何认得林师弟,又会找到在下?”白老七道:“你说的是林熠那小子么?咱们哥俩跟他三年前就认识啦,还输给了他一份赌约。这回他寻着咱们兄弟,就是要我们替他找到你。“嘿嘿,只要把你往他面前一放,从此以后老子就再不欠他什么啦。”白老九道:“在雾灵山脉里找个把活人,对咱们兄弟来说还不是小菜一碟。老子一边玩着一边找人,没出两天就碰上你小子了。”白老七哼道:“要不是老子耳尖听见有人在叫”罗禹“,你能找到么?”白老九怒道:“你当我是聋子么,那臭婆娘叫得震天响,独独你能听见?”玉茗仙子见两人又要吵架,赶忙道:“两位前辈修为超群,又怎会输给林公子的?”白老七、白老九双双老脸发红,支支吾吾了半天,白老九才道:“老七,这事隔得太久, 山东十一选五我记不清啦, 山东11选5投注技巧还是你说吧。”白老七道:“你终于承认记性比我差了么?那是三年前─”忽醒起自己兄弟英雄一世, 山东11选5走势图居然栽在一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身上, 山东11选5彩票网着实无光,改口说道:“老九,三年前咱们是要去什么地方喝酒来着,我就比你多记了这么一点。”白老九不服气道:“只记着这么一点就拿出来显摆,还说是好记性?那次是咱们酒瘾犯了,想去”抱醉山庄“弄几坛”酒中仙“来解馋。“抱醉山庄庄主钟不归的身手不怎样,酒却酿得一流。”白老七焉肯被人冠上“记性不如白老九”的恶名,迫不及待介入道:“你说漏了一点,他的酒窖里还藏着上百坛陈年酒中仙,咱们便是冲着这去的。也正是在酒窖里撞见了林熠那小子。”罗禹暗暗回忆,记起林熠三年前确曾到雾灵山脉一行,只是回来后并未说起与邙山双圣相遇的经历,否则适才自己也不会那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。话匣子一开,接下来想煞也煞不住了。白老九说道:“偏巧他和咱们兄弟同时看中了钟老儿珍藏多年的一坛极品酒中仙,互不相让争了起来。这也算作是英雄所见略同,可惜好酒只此一坛,便是亲娘来了,咱们兄弟也不能让。”黎仙子笑道:“什么英雄所见略同,我看是”酒鬼相见恨晚“才是真的。”白老七也不生气,只纠正道:“错了,是酒圣、酒仙!那小子当年的修为虽说不错,可也不是咱们兄弟的对手。可老子饱读诗书,通晓礼仪,怎能以大欺小,恃强硬夺呢?”说这话的时候有些底气不足,原来当时两人未必没有动手硬夺的念头,只是被林熠三言两语给套住,才不好意思砸了“邙山双圣”的招牌。白老九道:“所以咱们就依照林小子的提议,比试酒量,谁能坚持不倒,谁就可捧走那坛极品酒中仙。输的人还需答应为胜者办一件事情,纵然上刀山下油锅也绝不能反悔。”罗禹心中一笑,林熠的酒量如何他再清楚不过,从来只有他灌醉别人,绝无让人灌倒的事情,邙山双圣不知深浅贸然允诺,定是要大吃苦头了。果然白老七叹道:“当时老子以为占着了大便宜,需知咱们兄弟天生海量,和人比酒稳赢不输,所以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。”白老九摇摇头也叹道:“这是咱们兄弟平生做得最错的一桩事,整整后悔了三年!“那晚不到一个时辰,我们哥俩一口气喝干了二十坛陈年烈酒,每坛都不下十斤的分量,最终醉的一塌糊涂,靠着林熠才出得抱醉山庄,差点做了钟老儿的俘虏。”黎仙子不通道:“吹牛,你们的肚子能有多大,居然装下了这么多烈酒?”白老七呵呵笑道:“这你就有所不知了,咱们肚子里装不住,还不能让它撒出来?于是乎喝饱了撒,撒完了再喝,两桩事情都不误。”两女听他说得粗俗,顿生红霞,黎仙子更轻轻啐了口。罗禹诧异道:“莫非林师弟也喝了二十多坛?”虽然炼气修仙之士大异常人,可要说林熠能在一个时辰里喝下二十坛烈酒,无论如何罗禹也不能相信。白老九摇头道:“他一个人对着咱们兄弟两个,自然酒量减半。我们喝二十坛,他喝十坛也就够了。可这小子偏生喝干了十一坛酒中仙,硬是比咱们多出一坛。”白老七苦笑道:“技不如人,又能怨谁。咱们兄弟就这么干脆俐落的输给了他。”黎仙子一转眼珠道:“说不定他在酒里掺了水,新闻资讯又或者悄悄把酒倒了你们也不知道。那些名门正派的家伙,看上去道貌岸然,其实比谁都狡猾奸诈。”罗禹知她是指桑骂槐,贬损自己,只置之一笑,并不作口舌之争。白老七道:“不,不,酒窘里压根就找不到一滴水,他想作假也不能。咱们兄弟两双眼睛都盯着,也不可能把酒偷偷倒了不喝。”白老九道:“所以老子是输得心服口服,待到第二天下午酒醒,林小子就笑着问咱们服不服输,是否想再比一场。老子当下就义正词严的道:”大丈夫一言九鼎,愿赌服输,老子认栽了!“”白老七叫道:“不对,如此大义凛然的豪言壮语,怎么可能是你说的,明明是老子对林熠讲的,那时你还呼呼大睡,死活不知呢。”白老九怒道:“放屁,老子明明醒在你前头,是你醒来后问我,林小子要交代咱们办什么事情?”罗禹微笑道:“这桩事情当时林师弟并没有说,直到近日才找上两位,请你们实践赌约,找寻在下?”白老七道:“对,就是这么回事。林小子当日不单把咱们兄弟从酒窘里带了出来,还顺手牵羊,把那坛极品酒中仙也弄到了手。老子那时虽然酒醒不久,肚子里翻江倒海浑不得劲,可一闻到那酒香,精神就又上来了。”白老九道:“可惜咱们输了赌约,那酒已归了林熠,我们也只有眼巴巴瞅着的分。不闻酒香还好,那一闻到就像有千百只小虫子在老子胃里挠腾。”白老七道:“什么你的胃里,分明有一半该属老子的。没了我,你一个人试试?”罗禹顿时恍然,与玉茗仙子相视一笑,明白了林熠取胜的关键。这两位仁兄果然海量惊人,奈何只共生了一胃,一口气灌下二十坛陈年烈酒,纵是神仙也倒了。林熠多半事先探知,才取巧获胜,饶是这般,一个人喝下十一坛烈酒,还能将邙山双圣带出抱醉山庄,这份酒力已足够骇人。只叹钟不归莫名遭殃,一夜损失了三十多坛美酒,还搭上了一坛极品酒中仙,事后痛哭流涕都有分。黎仙子道:“俗话说眼不见心不烦,你们躲得远远的不看就是。”白老七摇头道:“眼睛可以闭上,可鼻子哪有封上的道理?何况那极品酒中仙何等香醇,咱们兄弟一闻着味道,便连步子也挪不动啦。”白老九道:“最可气的是,那小子居然当着咱们的面,大剌剌的喝了两口,还啧啧称赞,这不是存心在气咱们?”玉茗仙子暗自一笑,心道:“罗大哥说的不错,他的这位小师弟果真精灵古怪,谁若遇上都要头疼。”黎仙子哼道:“这有什么,你们抢来喝了就是,反正他也打两位不过。”白老九道:“正是,老子当时也在动这个念头,却见那小子将酒坛抛了过来道:”这剩下的一半,便归你们了,可莫说林某小气。“”老子一愣,不顾三七二十一抱起酒坛就喝,哪知才尝了两口,就给老七抢了过去。“白老七道:“两口?都快见底了。老子再不抢,就什么也捞不着啦。”白老九道:“咱们喝完了酒,都觉得这小子够仗义,够朋友,便和他聊上,一来二去就成了朋友。后来他在邙山住了十多天,从咱们身上学走不少东西。”白老七道:“这小子恁的了得,不管什么功夫一学就会。老子的那手”神仙探囊“,他只瞧了一遍,就用得似模似样,还顺手偷走了老九怀里的一把”秋水匕“。”白老九道:“这事我岂不晓得,只是不好意思和他讨回罢了,权当送给了这小子。反正那玩意儿本也不是老子的。”黎仙子忍不住道:“半坛酒就骗得那么多神功和一把秋水匕,林熠这小子可赚大了。”白老七正色道:“你错了。功夫哪都能学,一把破匕首更不算什么。可极品酒中仙仅只一坛,纵拿咱们兄弟的脑袋来换也是值得。”白老九道:“正是,对老子这般的酒圣来说,什么东西都比不上极品酒中仙。”黎仙子一撇嘴,道:“什么酒圣,两个不可救药的醉鬼罢了。”罗禹问道:“两位前辈,林师弟现下在何处?”白老九道:“他与咱们约定,不论是否找着你,十月二十五晚上,都在思闲峰云居观碰面,而后一起杀上虬松岭青莲寺,找那妖僧无戒算帐。”罗禹一省道:“不错,云居观的满门血仇不能不报!”可一想到自己如今连御风也都不能,更莫奢谈与林熠并肩杀上青莲寺,找无戒和尚等人讨回公道了,顿时一声苦笑,摇了摇头。黎仙子诧异道:“云居观跟青莲寺风马牛不相及,怎会给人灭了?”玉茗仙子将从罗禹那儿听到的事情经过简略说了,提及万年丹参时,黎仙子心头一动,暗忖道:“我若能服食了此宝,不仅可功力大增,更能巩固仙基,今后施展”千幻灵心诀“时,便不需吸食旁人阳魄,再去烦恼有走火入魔之虞了。”一念至此,黑漆漆的一对眼珠灵动打转,偷偷打起了万年丹参的主意。罗禹哪里晓得她在转动这个念头,默默数算了日子,说道:“离十月二十五尚有几日,咱们且先到云居观瞧瞧林师弟是否已到了?”白老七叫道:“好啊,咱们快走!别让林小子一个人就把青莲寺端了。这么热闹好玩的事情,老子多少年没赶上了,这回说什么也不能错过。”罗禹一点头,转脸望向玉茗仙子问道:“茗妹,你随我一起去么?”玉茗仙子笑道:“罗大哥要去哪里,小妹自然也就追随到哪里。”黎仙子鼻子里发出“哼”的一声,说道:“你们去吧,本姑娘就不凑这个热闹了。”玉茗仙子关切道:“黎姐姐,你要去哪儿?现在到处都是找你索要云篆天策的人,还是大伙儿在一起比较稳妥。”白老九也道:“对啊,人多才好玩儿,你一个人孤零零的有什么意思?”黎仙子已打定主意要设法盗出万年丹参,自不愿与众人明说,更不想和罗禹扯在一处,当下道:“我要回瑶邪天府休养数日,上回被罗禹这小子打的伤还没好透。”说罢,又恨恨瞪了罗禹一眼,实在不明白这家伙到底有什么好,居然让自己的好妹子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。罗禹道:“大丈夫恩怨分明,罗某欠阁下的情,日后定当补报。但你若再肆意胡为,吸食他人阳魄,罗某亦绝不会坐视不理!”黎仙子冷笑道:“随你吧,难不成本姑娘还怕了你?”玉茗仙子樱唇翕动,迟疑说道:“黎姐姐,小妹有一句话想奉劝与你。那云篆天策即便有通天之妙,也终非你我应得之物。为着它,短短十数日内已不晓得死了多少正魔两道的人物。你莫不如将它妥善处置了,也免引火焚身,惹得无数窥觑。”黎仙子道:“这道理我焉能不明白?姐姐自有分寸,妹子就不必担心了。”当下与玉茗仙子告辞,转首御风去了。走出多远还听见白老九与白老七两人扯着嗓门,在争辩思闲峰的方位,究竟在东面还是在西面?黎仙子不敢御剑,以免剑华耀眼引人瞩目,只一路御风朝北,走出二十余里,方才转而向西,直奔虬松岭。日暮时分,虬松岭遥遥在望,她收了身法落在山麓间。此处山林环绕,空寂无人,惟有几声鸟鸣幽幽,一条黄土山道迤逦而上,向南延伸,直抵青莲寺山门前。黎仙子心中暗道:“听玉茗妹子说起,那万年丹参已落入金牛宫麻老魔之手,且当日青莲寺中高手云集,不乏吕岩这等扎手角色。“我就这样闯将进去,未免有些莽撞。想那麻老魔本就是冲着本姑娘来的,为了一株万年丹参,我莫要自投罗网才好,需得小心设计,以智取胜。”她默念心诀,丹田真气流转,身上焕出一团白光,转眼变成一个貌不惊人的年轻女子,正是绿莺的装束打扮,连神态都惟妙惟肖。如此一来,纵被人撞见,也不至于被当即识破了身分。冷不防头顶上传来声惊叫道:“妖怪啊─”“扑通”一响,一团黑影从树上摔落,狼狈不堪的跌了个仰面朝天,激起地上一蓬尘土飞扬。黎仙子更是出乎了意料之外,她刚才完全没有察觉到附近还有别人存在,突然有人来了这么一嗓子,也委实吓了一跳。她急忙定睛观瞧,只见地上躺着个满身尘土的小道士,约莫二十来岁的年纪,长得也算眉清目秀,只是一脸的惊恐惶急,战战兢兢望着自己,牙齿都在打颤。头顶的道簪散落,头发披得到处都是,乍一看反倒是他更像个“妖怪”。

  排列三2020077期奖号为:213。类型:组六,奇偶:偶奇奇,大小:小小小。

原标题:Xizt言传身教:如何成为一名成功的游戏指挥

,,云南11选5投注
相关文章

新闻资讯

回到顶部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山东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